彼玉之振

这里翊瑾 咸鱼学生 沙雕选手
以前在东周坑现在依旧在坑底
希望有安利和粮吃
在魏晋之间来回爬墙
吴末真香(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
每天只负责恬不知耻地吃粮
不到饿死这辈子是不可能产粮的
无产阶级理直气壮(ntm)

       

        他趋礼叩拜伏跪于地,我倒是没能看出一丝半毫的尊敬。不等我开口,他便自顾自地说起来。近日来相似的说辞,听多了不觉索然无味。虽说已经做好准备跟他干耗,如此却也教我十分烦躁。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语气越发不善。所谓君臣礼仪在他看来大抵是不做数的。一开始觉得厌烦,习惯后倒是乐于看他一人在那里生气。

  我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他半低着头,线条勾出刚硬的弧度。等他下文的间隙,自案上随意拈起份奏表草草扫去,俱是些反对迁都的说辞:

  “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

  传唱的童谣竟被这左丞相拿来讥讽自己,实在是——

  我从书简中略略抬起视线,探究一般打量着面前的人;他对上我的目光也不躲避,反是皱着眉直直瞪了回来。

  我透过他的瞳孔看到自己面上渐渐漫起的笑意。

  “陆丞相,”我出声打断他的长篇大论,满意地看到他的眉头皱得更深,“这武昌您待不惯,便回建业去吧?这儿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

  我倾了倾身子,猜测着他的反应。果不其然,他的神情又激愤起来,却碍着些微薄礼数,不好当场发作。

        我简直要大笑出声。

        你奈我何?

  我勾起唇角,眼底的愉悦一分不减地显露出来。

  他看着我,脸色在摇曳的烛火下阴晴不定。半晌,他重重叹了口气。

  “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

  “臣告退。”

————————————————

陆凯:您是青春期延迟了吗?

草稿流,好想看凯皓激情干架()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