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玉之振

这里翊瑾 咸鱼学生 沙雕选手
以前在东周坑现在依旧在坑底
希望有安利和粮吃
在魏晋之间来回爬墙
吴末真香(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
每天只负责恬不知耻地吃粮
不到饿死这辈子是不可能产粮的
无产阶级理直气壮(ntm)

前几天把手机丢了,里面很多重要东西都回不来,就特别难过x整天魂不守舍,刚才又逮着机会抱着我妈嘤嘤嘤

我:手机丢了好难受怎么办啊彻底凉了155551

母上:不是说天下不如意十有七八吗你冷静一点好不好


心疼手机的同时 一时间竟然感觉安利成功卖出去了,在这之前她一直都说十有八九的

我又把魔爪伸向了歌词 西晋主 吴末捎带


[陆逊]

全主谮,鲁王窥

太子宠爱日见衰

武昌写,上疏劝

做梦都想回建业

[孙鲁班]

诏书送到了

鲁王就关闭了

太子跟着去了

爽 嗷~


伐吴春风吹满地

吹满地,春风吹满地

边境将领真争气

真争气,将领真争气


[全琮]

这个世界太疯狂

绿帽都扣在我头上

[孙鲁班]

孙子明,孙子远

一切都尽在我手中


[羊祜]

记得那是272年的第一场雪

第一场雪

比252年来滴稍晚了一些

稍晚了一些

[陆抗]

守城调兵,对峙炸坝

失败,知道因为啥失败吗

真让我替你感到悲哀

[张华]

不打针,不吃药

坐着就是跟你唠

用手谈的方式

交流这叫定策

[杜预]

现在请听第一个话题

二王的争功处理

[司马炎]

别再吵了


马隆传捷报 吴主入洛阳

百姓安居乐业,齐夸羊公领导

国外比较乱遭,成天人心惶惶

纵观天下风云,大晋这边更好


[王濬]

呼啦啦的风呐,顺水的舟

火辣辣的横江铁索它触火就熔

火辣辣的王玄冲请你多批评

[王浑]

精辟啥,那是屁精


改革春风吹满地

吹满地,春风吹满地

大晋人民真争气

真争气,人民真争气


[司马炎]

这个世界太疯狂

谁都跟朕来哭齐王

王武子 甄彦孙

稚舒怎么也向齐王


我提防你,含糊你,忌惮你

我不光怕你,

关键我担心这太子傻啊

元凯茂先子将

都是社稷股肱

[贾充]

感谢公曾,感谢公曾用计


床前明月光,为兄不慈出齐王

先父言 就藩路

冯紞一劝泪止住

[卫瓘]

此坐可惜徒自叹

太子的活他不能干

[贾充 贾南风]

老奴你全家要完蛋


[孙皓]

不打针,不吃药,

棋局宴会给你唱

用闺蜜的方式

祝福这叫毒奶

[司马炎]

现在请听第一个话题

齐王的就藩处理

[群臣]

陛下三思!


悍妇嫁太子 齐王呕血崩 

太康末人才凋敝,只有三杨领导

后事处理不好,后宫倒是不少

纵观天下风云,大晋倾覆迟早

多谢~



#今天安世劝架成功了吗

在维基百科上翻了翻陆凯和陆抗的词条,发现除了部分江表传的内容,三国志主传里他俩的上疏居然几乎都翻译成了英文。翻译的老哥也是真的辛苦,中文四个字够写一句的()

敬风的词条翻着翻着我就看到了这么一段:

“I will definitely follow in thePrevious Emperor's footsteps. What is wrong with that? What you told me doesn't make sense. I decided to move the Imperial Capital because the Imperial Palace in Jianye isn't an auspicious location. Besides, the buildings in the western part of the Imperial Palace are already falling apart. That is why all the more I should relocate the Imperial Capital. What makes you think I shouldn't do that?”

↑这种调调一看就是凯皓吵架

原文应该是这样的:

“孤动必遵先帝,有何不平?君所谏非也。又建业宫不利,故避之, 而西宫室宇摧朽,须谋移都,何以不可徙乎?”

然后在后面的注里有这么一段:

“I kneel down and pay my fullest attention when I receive clear orders from Your Majesty. Yet, how difficult it is for me to make sense of what is going on in Your Majesty's heart and mind!”

这段突如其来的莫名画风是怎么回事?我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到跟敬风日常上疏风格一致的内容,翻了翻敬风的传,内容疑似这样:

“臣拜纸诏,伏读一周,不觉气结于胸,而涕泣雨集也。”

前面两句对上了,然鹅后面两句不太契合,估计潜台词就是“你居然把我这个快退休的人气成这样你这小子到底在想啥”xxxxx

真是大型吵架现场🤔

各位元旦快乐!

新的一年新的咕咕咕

三国沙雕群像:改革春风吹满地
在被祥瑞的边缘大鹏展翅x

被洗脑后产物,很努力地踩点了XD

好不容易决定自己产粮剪个视频,上传脱十来遍都不过审!某站杀我!(气到讲方言)
只能发旧梗了
p2原图

吴主啊青盖早晚要来您现在就先戴好吧
陆抗:我们明明只是异地柏拉图式爱情

       

        他趋礼叩拜伏跪于地,我倒是没能看出一丝半毫的尊敬。不等我开口,他便自顾自地说起来。近日来相似的说辞,听多了不觉索然无味。虽说已经做好准备跟他干耗,如此却也教我十分烦躁。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语气越发不善。所谓君臣礼仪在他看来大抵是不做数的。一开始觉得厌烦,习惯后倒是乐于看他一人在那里生气。

  我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他半低着头,线条勾出刚硬的弧度。等他下文的间隙,自案上随意拈起份奏表草草扫去,俱是些反对迁都的说辞:

  “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

  传唱的童谣竟被这左丞相拿来讥讽自己,实在是——

  我从书简中略略抬起视线,探究一般打量着面前的人;他对上我的目光也不躲避,反是皱着眉直直瞪了回来。

  我透过他的瞳孔看到自己面上渐渐漫起的笑意。

  “陆丞相,”我出声打断他的长篇大论,满意地看到他的眉头皱得更深,“这武昌您待不惯,便回建业去吧?这儿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

  我倾了倾身子,猜测着他的反应。果不其然,他的神情又激愤起来,却碍着些微薄礼数,不好当场发作。

        我简直要大笑出声。

        你奈我何?

  我勾起唇角,眼底的愉悦一分不减地显露出来。

  他看着我,脸色在摇曳的烛火下阴晴不定。半晌,他重重叹了口气。

  “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

  “臣告退。”

————————————————

陆凯:您是青春期延迟了吗?

草稿流,好想看凯皓激情干架()

人物关系十题 问卷填写

题目来自 @醉步乘欢 太太!

选了吴末和二宫相关。女士优先,应该会降低混乱概率吧。虽然人选就很混乱(划掉)

结果看到题目的那一瞬顿感背后发凉x

1.大虎2.陆逊 3.陆抗 4.陆凯 5.孙皓 6.孙和 7.孙霸

1.1、2和3的关系如何?
  ……
您觉得他们会因为与3有关的事争吵吗?
……不会
   
2.假设4在谋划一场阴谋(宫廷政变、举大计、清君侧,  etc) , 而被5撞破了,您觉得5会支持他、偷偷告发他还是试图劝说他?
       ……(我不能再用省略号描述自己的心情了)
      这是送命题吧()
       孙皓:左丞相的位子还没坐够四个月你就给我反了?反了!??啊?!!十月刚有人造了反十二月我刚从武昌回来你就要给我搞个大新闻???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如果4发现5知悉了自己的阴谋,他会对5做什么?
        陆凯:哦。(冷漠脸)陛下你这个样子,即使我不想着换一个,别人也是会继续造反的吧。臣不虚言(划掉)
        于是敬风开大怼孙皓一直到他病故。

3.假设他们相遇在同一时代并忽略年龄差,您觉得6和7互为竹马的可能性大吗?如果不大,为什么?如果可能成为总角之交,他们在将来是否会因政治/家庭问题分道扬镳?
       他俩本来就是兄弟啊x我甚至还脑补子孝子威俩人以前关系很不错呢(……)结果两个人最后因为立嗣掰了x

4.7、1、2在历史,上互相认识吗?如果是,他们在生前是否給过对方评价?如果没有,假设他们死后相见并均拥有上帝视角,您觉得他们会給彼此什么评价/对彼此说什么呢?
       我这个排序果然注定道道都是送命题x
       大虎在利用子威期间估计是使劲夸来着,伯言会讲“太子正统鲁王藩臣”x剩下的也太修罗场了,估计是单方面谮毁什么的。
        点人一时爽,答题火葬场
        大虎:(指了指孙皓)这小侄子怎么比我还能搞?
        子威 伯言:……

  5.3如果知道了第二题中4的"阴谋”他会怎么想?您觉得告诉他这件事的会是5吗?   
        幼节:敬风您这样是不是有些冲动了,能劝的还是先劝一劝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事人:我自己差点都没意识到!
 
6.4如果知道自己在这张问卷中被强行按上了一个阴谋家的帽子,他会打死题主吗?他会作出什么反应?5呢?      
        敬风不会,敬风表示干得漂亮(?)
        孙皓:……(眼科 整容手术预警)
     (我看我这个答题的会被当场拉出去烧锯断头)

7. 6在历史.上有没有官方盖戳/有史料支持可脑补的好朋友?如果有,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呢?如果没有,您觉得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什么?     
        有的x我觉得子孝跟敬宗就不错(?)虽然脑子短路想着求助伯言,但是敬宗为了子孝受尽酷刑都没有松口x
    (子威啊,你看你哥择友,再看看你)
       “太子和闻其名,待以殊礼。”

8.如果.上述七人一起出去喝酒,您会怎么給他们安排座次?当中是否有性格严整不参与娱乐活动的人?您觉得这七人中,谁能说服他一同出去宴游?
        这两家分开坐的话陆家大概会很愉快地聊起来,孙家人……(←场面一度陷入混乱)要是合起来坐……按这个架势会打起来的吧……
当然是敬风了,说服的话元宗还是算了(孙皓: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尖叫)伯言幼节子孝应该可以的x

9.这道题请您自由发挥,尽情脑补一个题主没有想到的奇葩场景吧ww要求:七人全部出场。     
       其实我多希望他们能和谐地坐在一起啊x(然而元宗出生那一年二宫之争就开始了,然后……)

10.最后一道题啦,对这七位被您点到的历史人物分别说一句话吧。
大虎:机关算尽一场空,最后这个结果您也没有料到吧。
陆逊 :我除了吹您和您儿子之外说不出任何话了。
陆抗: 您的那份坚定一直令我动容和钦佩。
陆凯 :敬佩您即便知道结局还会奋力一搏的孤勇。
孙皓 :对您的情感过于复杂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x
孙霸、孙和:棠棣之华,莫如兄弟。实不愿看到您二位反目啊……

在被祥瑞的边缘大鹏展翅

跟风改图。
吴末真冷啊🤔可是我只会搞一些沙雕表情包(……)

该来的总会来的

【韦昭】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铺纸笔

【贺邵】
每次少写一半句 都要说声对不起

【陆凯】
陛下陛下看看我 你咋这么不争气

【华覈】
陛下盖房又迁都 丞相拦都拦不住 

【合】
Write Write
要给陛下写上疏
Write Write
  
【濮阳兴 张布】
为了安民保国泰 迎立暴君真意外

【万彧】
当时看他还不赖 桓王之畴今何在

【丁奉】
合肥打也下不来 咋和至尊一样怪

【合】
头秃 我头秃 忍着造反多辛苦  
 
【吴末臣子 合】 
Wow
真糟心真糟心糟心
真糟心真糟心糟心
真糟心真糟心糟心
真糟心真糟心糟心
陛下能否拼一拼
  
【孙皓】
你们真是不要命
  

【孙谦】
陛下 我委屈 明是叛臣不服气
我却白白遭怀疑
把不把我当兄弟

【留平】
陛下 太恣意  众人心里mmp
开始我还不愿意
后来真压不下去
 
【步阐】
陛下 不消停 不如据城降西晋   
对江援军挺可信
羊祜相助我看行

【郭马】  
陛下 乱树敌 交广本是蛮荒地
给你搞个大突袭
看你心里急不急
  
  
【孙秀】
宗室本是一家亲 你差不多杀干净

【孙楷】
我受不了你诛心 不如趁早去西晋
  
【羊祜】
江东来的都欢迎 知己对峙在楚荆

【杜预】
各位    要努力 继承叔子的遗命

【伐吴组 合】  
Wow
伐吴去伐吴去伐吴
伐吴去伐吴去伐吴
伐吴去伐吴去伐吴
伐吴去伐吴去伐吴
总督一点不辛苦

【王濬】  
竹筏上插大火炬
  
  
【陆抗】
来来 打羊祜 西陵城固步阐诛
有父遗风四世辅
【吾彦】
增兵别等军情促

【伍延】
来来 杜元凯 铁锁熔断国运殆
同袍殉国心也哀
【西线群】
江东儿郎永不败

【东线群 (张悌:别拉上我们)】
拜拜 孙元宗 这点守军不敌众
黄旗紫盖绝东南 
【薛莹】
现在如此想当初

【司马炎】
来来 归命侯 朕设此坐待卿久
御人口给还挺溜
不保社稷有何用
  

——————————

孙皓:???救命你们怎么这么皮告辞了
司马炎:你以为只有你会唱歌吗?

  

很早就想狗一下归命侯(眼科手术警告),开始还挺欢乐的,最后还是逃不掉虐,毕竟归晋(……)晋灭吴一战东吴的抵抗其实非常壮烈。
脑洞流,一些注解等有空再写。